Loading...

見字如見故人來

見字如見故人來

見字如來,看見每個中文字自己的來歷。字和人生一樣,有起源也有變化,人與字相逢,最後就有了與文字的感情。張大春透過說文解字,一次次尋找揣摩文字的寓意、古人的用意。當文字與人生風景交織,見字也就如見故人來。

課程內容

 

講者介紹:

 

 

張大春,當代華文作家。1957年出生,山東濟南人。臺灣輔仁大學中文碩士。作品《聆聽父親》、《認得幾個字》,連續兩年入選「中國年度十大好書」,是唯一一位獲此殊榮的作家。
 
作品以小說為主,在臺灣、中國大陸、英國、美國、日本等地皆有出版。張大春的作品著力跳脫日常語言的陷阱,從而產生對各種意識形態的解構作用。在張大春的小說裡,充斥著虛構與現實交織的流動變化,具有魔幻寫實主義的光澤。八零年代以來,評家、讀者們跟著張大春走過早期驚艷、融入時事、以文字顛覆政治的新聞寫作時期、經歷過風靡一時的《大頭春生活周記》暢銷現象、一路來到張大春為現代武俠小說開創新局的長篇代表作《城邦暴力團》、以及開拓歷史小說寫法的《大唐李白》系列,張大春的創作姿態獨樹風骨。
 
著作有,《大頭春生活周記 》、《我妹妹》、《城邦暴力團》、《聆聽父親》、《四喜憂國》、《送給孩子的字》、《大唐李白:少年遊》、《大唐李白(二):鳳凰臺》、《大唐李白(三):將進酒》﹅《文章自在》、《見字如來》等。

 


 

課程介紹:

當漢字從古典中一步一步走入我們日常生活時,我們不得不面對新的語言和文字的問題。現在的網路時代出現的新詞也賦予了漢語新的生命。

 
張大春說,在過去幾年裡常常有媒體針對網路語言問題採訪他,「幾乎所有的媒體都表達了一種焦慮,那就是網民們用這種不合格的文字或者故意錯解的文字對不對?比如說『囧』字。『囧』作為網路上使用極其頻繁的漢字,原本是表達光明的意思,但這個漢字極少被使用,而現在的用法是表達一種情緒,比如『雷』、『牛』。這兩個漢字除了字面意思之外,我們現在日常生活和網路上還賦予它們其他含義。」
 
到底是「每況愈下」還是「每下愈況」?張大春說,最早出現的是「每下愈況」,來自《莊子‧秋水》,意思為「你越想瞭解一件事物真實的情形,就越要接近它的底下」。
 
幾百年後,才由古人把這個詞改造成「每況愈下」,但含義是「越比喻越糟糕」,再之後,才出現我們現在比較常用的含義「越來越糟」。用錯字是人類在使用文字的歷程當中非常美好的一種經驗。
 
張大春說:「如果我們強調那個字只能夠在古典作品裏面使用的話,是不是我們應該禁止使用這個字,因為它不屬於我們這個時代,我們不能隨便偷竊古人的東西。有時候,我們需要遵守古典,有的時候,如果我們不突破文字法則,就不會有真正的創意」。
 
中國文字從無到有,一直在演變,直到今天仍然處於演變的過程中。然而在這過程中,許多字失去了本意,原因很多,也許是積陋成習,也可能是較不常被人使用,而逐漸遺忘。所以在探索字的由來時,有種近乎冒險的樂趣。在這個許多字詞消逝不復還的年代,但卻也曾是極為流行的一個成語。或許現在那些字在作為原始意義上已經消滅,也未有重新再來的可能。然而,對許多人而言,這些字存在著獨特的記憶,如能以再次釐清脈絡,重新找回人們的記憶,便能啟發親近文字的能力。

 

 

 
曾幾何時「中文」已成負擔?懂得欣賞文字或許才是提高中文的方法。作家張大春認字說字,卻從來不只是文字,對他來說,識字就像是認識自己,人與字相逢,就有了與文字的情感。《見字如來》 即是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誕生,透由回味人生往事,帶出與文字相遇的片刻美好 。讓我們跟著張大春說文解字,聽文字裡有滋有味的人生故事──見字,如見故人來。裡面有他對文字文化的情感,也有他回首故舊人世的深情。

 

課程內容:

張大春最近幾年做了很多跟「見字」有關的事情。大陸很多讀者知道的是,他出了《認得幾個字》和《送給孩子的字》兩本書,裡面講的是他如何教孩子認字,2009 年它們結集成一本書在大陸出版。
 
多年前,張大春開始在臺灣的《讀者文摘》上延續過去梁實秋主持的專欄,叫做〈字詞辯證〉。但張大春在做這個欄目的時候,又多加了一點東西,除了給出正確答案,他還會講為什麼是這個答案。這個專欄的文章已經累積有數十篇文章,它們都將在《見字如來》的新書中出版,為了讓這些文章更有「人味」,文章前都會再講這些字在生活裏如何發生。
 
拿「鄰」這個字來說,張大春總會講到過去一個朋友對《虯髯傳》的疑問。張大春考上大學後,給鄰居的小孩補課。當他們講到了《虯髯傳》裏有一個細節:在靈石客棧,紅拂正在梳頭,李靖在刷馬。這個時候外面來了一個人,滿臉鬍鬚,走進來後丟了一個皮囊在爐火前,爐子上正熱著小米粥。接著這三個人有一段心理戲。紅拂發現進來的這個虯髯不懷好意,李靖也察覺。兩人於是合力把這個事情圓了下去……。
 
張大春當時在跟鄰居講這個事情的時候,鄰居覺得這個故事不合理,在旅館裡面,人也在,馬也在,陌生人也可以隨便進來,這簡直像在露營,根本不是旅館。多年以後,張大春看了很多關於唐人的資料。發現原來在唐代,不論是針對官方的人物或者民間的行商所開設的非官營旅館,基本上完全通透,是沒有任何遮蔽物的。甚至從字詞來理解,其實漢語裡沒有英文 stranger 這個詞,「陌生」這個詞大概到了沈從文時代才開始使用。
 
張大春說:「據我考察,在清代以前是沒有人用陌生這兩個字,但是陌路這兩個字是有的」。陌路,原本的意思就是大的路。陌,單獨一個字就是小的田間的小徑,田壟。我們去揣摩陌這個詞,跟陌生人這個概念以前沒有,我們就會體會到,原來在漢語裡面根本沒有不認識的人這件事情,只有尚未結為朋友的人。
 
這樣的考究與查察出處,便是張大春風格,加上張大春信手拈來的典故與故事,讓張大春的說字與解字,更增添興味,讓人不知不覺便走進文字世界裡!

 

 

六年前張大春接下了《讀者文摘》的專欄工作,藉著字詞辯證,寫字詞起源的故事, 同時也為沒落的漢字文化盡點心力。日子久了,文章也多了,便把它蒐羅起來,集結成了《見字如來》這本書。可是這些都是單純知識性的文章,難免有些枯燥,於是就在原本的文章上頭,再加入一些跟這個字有關的人生經歷。

 

 

就像,「酒」這個字,酉是10月,代表熟而老。張大春用自己相關的人生經驗,來述說這個字的故事,記得當時是大學一年級的時候,一群新鮮人帶著幾瓶酒與時下流行的500CC喝木瓜牛奶的杯子,在校園裡某處飲酒,喝到有茫了才回宿舍,隔天醒來發現,杯子裡怎都是滿滿的落花啊。問了昨晚身邊的同學,同學回說:「這是我們的青春啊!」,他的那種虔誠、那種自信,還有感慨,令張大春至今難忘。於是乎,文字就跟人生經歷有了連結。
 
《見字如見故人來:談中文字的魅力 》即是藉由這樣的方式,來重新認識文字,把人生經驗摻入,把字活化,藉著重新辨識文字,認識中文之美。
 

講者介紹:

 

 

張大春,當代華文作家。1957年出生,山東濟南人。臺灣輔仁大學中文碩士。作品《聆聽父親》、《認得幾個字》,連續兩年入選「中國年度十大好書」,是唯一一位獲此殊榮的作家。
 
作品以小說為主,在臺灣、中國大陸、英國、美國、日本等地皆有出版。張大春的作品著力跳脫日常語言的陷阱,從而產生對各種意識形態的解構作用。在張大春的小說裡,充斥著虛構與現實交織的流動變化,具有魔幻寫實主義的光澤。八零年代以來,評家、讀者們跟著張大春走過早期驚艷、融入時事、以文字顛覆政治的新聞寫作時期、經歷過風靡一時的《大頭春生活周記》暢銷現象、一路來到張大春為現代武俠小說開創新局的長篇代表作《城邦暴力團》、以及開拓歷史小說寫法的《大唐李白》系列,張大春的創作姿態獨樹風骨。
 
著作有,《大頭春生活周記 》、《我妹妹》、《城邦暴力團》、《聆聽父親》、《四喜憂國》、《送給孩子的字》、《大唐李白:少年遊》、《大唐李白(二):鳳凰臺》、《大唐李白(三):將進酒》﹅《文章自在》、《見字如來》等。

 

 

其他課堂推薦
了解更多

了解更多

如何透視中國式管裡的智慧?為何清朝第一名臣曾國藩的一雙利眼,百年來熠熠光芒猶存?曾國藩識人用人的智慧與哲學,並非天生,全拜他豐富的生命內蘊所焠煉而成。曾仕強教授以「易經」的觀點,追溯曾國藩的一生,且用獨特的史觀,從現代管理學的角度啟航,帶領我們遨遊曾國藩的世界。

了解更多
了解更多

了解更多

這篇作品,不像類似的傷痕小說,裡面有許多的冤情。在綠島被囚禁,大多數被槍決的人,他們的確是在那時的政治性定義下的所謂敵人。他們坦然的接受橫加其身的命運。既使是共產黨,難道就沒有仁人志士嗎?陳映真是從歷史與哲學的滲透理解之後,才寫出這一篇看似平淡,骨子裡驚心動魄的作品。

了解更多
了解更多

了解更多

演卦容易斷卦難,許多學易者苦嘆不得其門而入。本課程對易學的原理做了深入的探討,劉君祖老師講授易學多年,完整收錄研究心得與獨特見解,以生活化、人性化的語言,引領學易者直探《易經》的深層內涵。從易學的基礎知識,認識卦爻符號,透過老師精闢的解析,了悟六十四卦的時空意義和深層智慧。

了解更多
了解更多

了解更多

一個中國人,一個東方人的角度看美國,又在美國內部居住一甲子的時間,成為一個深度介入的美國居民。從中西兩邊角度相互對比,每一講談及其美國發展出現變化的特點,如何延伸到後代。在許倬雲教授諸多線索當中,將會提供你做出更深入的推敲。

了解更多
了解更多

了解更多

隨著天氣的變化對每個人都帶來影響 ,鐵口不直斷,揭開這神秘的面紗,帶領大家盛開笑顏,一探究竟!

了解更多